伟新专业组装电脑 笔记本电脑定制 开元酒店退市,会是一次怎样的“以退为进”?

开元酒店退市,会是一次怎样的“以退为进”?

5月24日9时,浙江开元酒店管理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开元酒店”)正式从港交所退市。此前,开元酒店发布公告称,港…

5月24日9时,浙江开元酒店管理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开元酒店”)正式从港交所退市。此前,开元酒店发布公告称,港交所已根据上市规则第6.12条批准H股从联交所退市。同时,开元酒店在5月20日上午9时停止买卖。相关信息显示,此次开元酒店因被私有化要约收购而退市,为其母公司开元旅业带来10多亿现金完成退市后的开元酒店将迎来新的征程。这家中国民营酒店集团能否以退为进,讲出更好的资本故事,引发业界高度关注。

开元酒店退市,会是一次怎样的“以退为进”?

刚刚开业的常州开元名都大酒店

创始团队真要出局了?

从今年1月开元酒店宣布已收到来自鸥翎投资与红杉中国关联公司的私有化要约至今,关于开元酒店的退市原因和创始团队何去何从的揣测从未断过。尽管开元酒店的公告中已经明确了退市主要原因是从投资者和开元酒店两个角度出发的战略性选择,但是,“开元酒店因新冠肺炎疫情大受打击,资金链紧张,资本方乘虚而入,蛇吞象将开元酒店收入囊中,创始团队完全出局”的传闻依然不绝于耳。

“私有化后,我们引入了一些资本,比如红杉资本;也通过资本引入了一些人才,比如鸥翎投资(Ocean Link)合伙人郑南雁。郑南雁已开始接手开元酒店的工作,他会重新组织管理团队,我们会在资本市场上有一些动作,发展会比原来计划的速度加快。”此前,开元旅业创始人陈妙林在媒体采访中明确表示,开元酒店的下一棒将交给郑南雁。对于开元酒店所属的开元旅业集团管理层来说,郑南雁是当下更适合开元酒店的人。结合本次私有化交易,郑南雁加盟开元是“资本+智本”的最好组合。

“外界误认为开元酒店退市,引入投资者是在出售开元酒店,其实不然。之所以引入投资者和新管理层是开元系的整体战略,有助于开元系的整体发展。”开元旅业集团副总裁金文杰曾向媒体明确表示过。据了解,退市前,开元酒店股权结构中,开元旅业及其高管持股平台持股比例为56%;退市后,这一比例将稀释到33%。与此对应的,最终红杉中国将占股28%、欧翎资本占股16%。虽然从绝对控股变成了相对控股,但开元旅业及其高管持股平台还是开元酒店的最大股东。

开元酒店于5月24日完成退市后,原管理层是否会变动也引发了业界的关注。陈妙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高管团队不会产生根本性变化。但是股权变动,开元酒店高管团队的确会有“小变化”。但并不是像外界传闻的,“只有原开元酒店集团董事长金文杰、开元酒店集团总裁陈妙强和部分板块的负责人有可能会离开开元酒店,其他绝大部分中高层管理人员仍然会留在公司。”陈妙林说,金文杰、陈妙强等“开元人”为企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将一直留在开元旅业。“此次人事调整,开元酒店董事会实现了顺利交接、平稳过渡。”

“作为开元酒店的大股东,开元旅业是一家重资产公司,有18家自持已经开业的酒店、5个商业广场,还有6家酒店在建。开元旅业目前的有息负债是60多亿元,负债率已是从2018年接近70%下降到现在的64%。开元旅业还有将近30亿元的现金。”对于开元酒店资金链紧张一说,金文杰拿出这样一组数据反驳。

根据此次私有化要约的理由以及多位业内人士观点,开元酒店退市原因似乎有两点,一是开元酒店的上市并没有得到投资者的追捧。上市近两年的时间里股价不温不火,数据显示,近180个交易日的平均股价为14.21港元,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邀约人提出H股每股18.15港元,显然是为开元酒店H股股东们提供了一个更具有吸引力溢价变现机会。二是上市并没有为开元酒店带来设想的规模发展。陈妙林曾表示,除了继续稳固和扩大在高端酒店市场的领先地位外,开元酒店将力争尽快进入中端酒店市场的第一梯队。显然这两年开元酒店的扩张速度和规模还欠些火候,如今在市场逐渐恢复的关键期,开元酒店能否在拥挤的中高端酒店赛道上“杀出一条血路”,似乎宝被压在了郑南雁的身上。

接棒开元有何打算?

十几年前,陈妙林创办了开元酒店集团,郑南雁创立了7天连锁酒店,一个主打高端酒店市场,一个勇闯经济型酒店市场,看似毫无交集的两位酒店创始人今天走到了一起。

据了解,郑南雁于5月24日开元酒店退市后正式担任开元酒店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分管中端酒店和会员、IT和品牌等重要职能,相关组织架构和汇报关系也将进行调整。

郑南雁,酒店业界耳熟能详,几年前他将自己一手创办的铂涛控股权出售给锦江系后便淡出了酒店圈。如今郑南雁这波“先退出再进入”的操作,将把开元酒店带向何方?

“根据开元酒店2020年财报,目前开元酒店核心收入来自自营酒店部分。自营部分中,高端酒店又贡献了较大比例的收入。随着郑南雁入主开元酒店,他曾经熟悉了解的中端酒店领域或许会在将来成为开元增长的核心推动力。”有业者分析道。

不过拓展开元酒店的中端酒店“王国”绝非易事。截至2020年12月31日,开元酒店中端品牌开业和待开业的酒店共计432家。尽管为了加速在中端酒店市场跑马圈地,开元酒店也在通过并购扩大市场规模——2020年12月,开元酒店战略投资了拥有3个子品牌、近150家在营和签约酒店的晗月酒店集团,但相对于锦江、华住、首旅如家等酒店集团在中端酒店市场的规模,开元酒店的步伐依然有些落后。接下来,就要看郑南雁能否把当年帮助铂涛集团开拓中端酒店市场的经验融入开元酒店的发展战略中。

在很多资深业者的眼中,郑南雁还有更大的野心。“与之前仅做酒店业不同的是,郑南雁现在瞄准的是打造新线下生活方式的产业链,开元酒店是其中的一步。”有业者分析,目前来看郑南雁是想以开元酒店等住宿产品为核心,把鸥翎投资旗下的投资企业链接进来,打造一个无边界生活方式平台。对此,郑南雁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用“无限加法”有所透露:“百达屋+开元+龙腾+胡桃里+魔方+……”。郑南雁也曾公开表示,将努力找到鸥翎投资与其所投资公司的共同互利点,推动一些能形成协同效应的业态合作,也许入主开元酒店是生态协同计划的启动之时。比如,在市场恢复期,如果品牌之间可以实现会员权益打通、流量互相输送的话,将有利于提高流量转化率。如果在开元酒店中有胡桃里的音乐餐厅,酒店可增加非客房收入,餐厅或能降低用场地的成本,而和龙腾出行的协同将帮助开元酒店从住宿延伸到交通出行服务领域。这一生活方式平台的搭建有可能为开元带来一个更有吸引力的资本故事。

退市不过是以退为进?

事实上,选择退市的酒店集团并不在少数。2012至2015年,7天连锁酒店、如家酒店分别选择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退市,成为国内“酒店私有化”的第一波。去年,金茂酒店也选择在港交所私有化退市。酒店集团选择退市的原因一般与自身的发展与市场环境的改变有关,交易流动性低、自身经营出现困境、战略转型需要、实现A股回归等因素都可能触动酒店集团“退市”的念头。

“但是对于这些主动退市的酒店集团来说,‘退’并非等于就此沉寂,而更多的时候是以退为进。退市相当于企业从被严格监管的状态进入了自由状态。对于酒店集团来说,借退市收回决策权,便于战略调整,甚至会有更多的扩张机会。比如,如家酒店和7天连锁酒店均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借助私有化,不但使得经营尚可的企业得以全身而退,更能在之后实现灵活经营战略。”一位券商机构的业者分析道。

郑南雁也曾在7天连锁酒店私有化之后表示,全新组建的铂涛酒店集团有了更灵活的发展战略,将目光从经济型酒店移开,可以不惧失败地进行更多大胆的商业尝试,比如,转而投入中高端酒店新品牌的研发。退市后的12个月内,铂涛酒店集团就有5个新品牌陆续问世。一年后,铂涛酒店集团在“全球酒店集团325强”的排名,也从第12名直接跃居第7名,客房数量从16万间猛增到44万间。而2015年被首旅集团收购退市的如家酒店集团,同样实现了规模的快速扩张。

第一轮酒店私有化浪潮的时间,恰恰是国内经济型酒店“黄金十年”落幕的时期,也与中端酒店迅速发展的时间节点相吻合。退市后的铂涛酒店集团和如家酒店均实现了既要保持原本在经济型酒店市场的地位,又要持续开拓中高端酒店市场的目标。

在业界看来,随着金茂酒店、开元酒店相继选择在港交所私有化退市,或许新一轮的酒店集中私有化情况会出现,而此时正好是中端酒店增速放缓、发展遇到瓶颈。

在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看来,随着开元酒店这样的“野心家”的进入,中端酒店市场中,以对经济型酒店进行升级为主的旧格局有望被打破。在新资本的加持下,中高端酒店将在中端酒店升级赛中占据很多份额。但是想要在这个赛道上脱颖而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开元酒店现在还需要从传统酒店来转变,用互联网思维加快发展。同时,开元酒店未来还需要加速布局,逐步从浙江省拓展至全国。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陈妙林透露,为了这次私有化实现预期效果,开元酒店前后谋划洽谈了一年多。开元酒店退市后,会实现“三变三不变”,即股权在变、地位不变,轻资产在变、重资产不变,业务拓展在变、扎根萧山不变。

在业内人士看来,酒店退市,并不意味着放弃资本化的道路,也是在为实现更大的市场规模与品牌影响力蓄能。退市后的开元酒店能否迎来更充沛的市场投资热情,还要看其之后的战略布局。

作者:中国旅游报首席记者 王玮

编辑:宋雨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伟新专业组装电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x-wxdl.com/bijiben/73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